DSCF9312(001)  

 

我們要過怎樣的一天呢?

 

今天五點半過後,辦公室只剩下我一個人,照舊我打開了音樂,整理著日報。

心情不錯,覺得雖然過程是偶發皺眉,但大致上也都按照著還算可以的步調在待辦上慢慢地打勾。認真之餘,也說說笑。

 

今天忙得告個段落時,我走到辦公室前台與當地同事聊天說到要不等這陣子忙完一起去小旅行一下。同事問我是不是要離開了? 怎看我老是在做一些彷彿我即將就要離開這個地方的事。 我笑著說: I’m not leaving. I’m dying. 然後哈哈哈大笑著,同事聽了也一起笑著。而後我則繼續說Didn’t I told you I try to live every day as my last day?

 

而我大概是我認識的人之中最常把死這個字掛在嘴邊的人。

 

回家的路上我撥放著與早上同樣的一首歌,輕輕地繼續跟唱著。下車後,心情很好的發現自己在傻笑著。餵了Majo,切菜備料、洗澡、然後吃了一碗溫熱的牛肉麵。

 

洗碗時,我聽著另一首溫柔的歌,在想接下來的夜晚我要做些甚麼?

該是要整理細看擱置了好幾個禮拜的底片照片,也來大略翻看今天收到的莉莉自學書,一天也就這樣過了。

 

明天的待辦會在明天等著我,我不知道明天想聽甚麼樣的歌,不確定明天的我是否會有傻傻笑著的時刻。而我今天沒有死去,還有明天可以繼續期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grant6327 的頭像
migrant6327

失敗夢想家

migrant63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灰燈籠
  • 「而我大概是我認識的人之中最常把死這個字掛在嘴邊的人。」

    有種找到知音的感覺。
    後來我想,好像沒必要為這個字多解釋什麼,
    愈解釋愈夾纏不清,便默默收在心底的抽屜裡。
    厭世不代表積極的想尋求句點,
    而是對生命本質的某種嘆息,
    但並沒有放棄抵抗喔...

    還有,牛肉麵看起來很優
  • 我們如何看待自己? 究竟需要多做解釋嗎?
    有時我會這樣想著。若最終最重要的是我們如何看待自己,那麼需要多做解釋嗎?我問自己。

    有時我看見、聽見、或者遇見了一件我覺得很美好的事物,它或許是烙在我眼裡的景色、一場我聽見的演唱會、遇見的一個人、一件良善的事,我在心裡激動著覺得生命極其美好,而會笑著跟老友說著: 我覺得現在死去了也沒關係。朋友老回我說: 你還不能死掉喔。

    有時遇見了甚麼傷心或者就是糟糕的事,即便當下再難過,我也會心裡想著:阿,這樣也死不了阿。我感嘆著生命,也讚嘆著生命,用著”死去”或者”死不了”,
    是被看待是樂觀或者悲觀呢? 被如何看待是我想追求的嗎? 我在這些年漸漸打了X。

    而我也是我認識的人之中最想好好活著的人,我是這樣看待自己的。

    不特別樂觀也不特別悲觀,體悟感受著生活,在抵抗或承受之間,有失去有得到,有美麗有醜陋,不好也不壞,有好也有壞,在每日每日之中。

    Ps. 牛肉湯我煮了一鍋,大概可以吃三餐。但覺得少了番茄提味,決定要今天去買個番茄去豐厚一下那湯。

    migrant6327 於 2014/06/24 02: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