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不管再怎麼預期失落,也不可避免或者減輕真正失落感的襲擊。

我總是習慣一個人安靜地走開,說著沒有關係。

我告訴朋友說: 我覺得我們的溫柔傷害了自己。

不住想著:若不是那樣安靜,那樣的不吵不鬧,那麼會不會被多在意一點?

 

我很想吵鬧,但卻只是一個人安靜的聽著歌,戴著耳機,十分安靜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grant6327 的頭像
migrant6327

失敗夢想家

migrant63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